憶起鹿港普渡

鹿港七月普渡歌謠:

序言 十二龍山寺 廿四宮後
初一放水燈 十三衙門 廿五許厝埔
初二普王宮 十四餃鬼埕 廿六牛墟頭
初三米市街 十五舊宮 廿七安平鎮
初四文武廟 十六東石 廿八泊仔寮
初五城隍宮 十七郭厝 廿九泉州街
初六土城 十八營盤地 三十通港普
初七七娘生 十九杉行街 初一龜粿店
初八新宮邊 二十後寮仔 初二米粉寮
初九興化媽祖宮口 廿一後車路 初三乞食寮
初十港底 廿二船仔頭 結語
十一菜園 廿三街尾  

 

序言

        古老鹿港有諺「舊例無越(),新例無設()」,以致鹿港風俗習慣守舊樸素,處處人情昧濃厚。燦爛的台灣文化鹿港期過後逢濁水溪氾濫、港口淤塞、商情衰退,在鹿港無法生存,年輕人一批一批向外謀職,因此可說全台每角落都有鹿港人的腳跡,文者為行口(商號)掌櫃(賬櫃),有粗力量者擔任碼頭苦力比比皆是,而大多被稱為鹿僑。他們離開父母、妻子,在外獨身奮鬥,逢連年過節回家團圓,就傳有「鹿港人三無」僅語。何謂「三無」?「清明不歸(返回家鄉)無祖」、「七月不歸無普」、「年豆()不歸無某()」。換言之,鹿港人對家庭觀念之重視表現在清明掃墓、七月普渡、除夕家族團圓,含意深重。

        而清明、除夕每年只一天,但七月則全鹿港所有角頭按例按日舉行普渡,盛況非常,更具宗教、地理和歷史意義。遠自清朝乾嘉年間起而後日本據台時期,延續推行。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日本政府獎勵節約,統一規定農曆七月十五日,即中元節那一天同時舉行。本省光復後,雖恢復整月天天有普渡舊習,不過因時空變化,近年來大多又統一在中元節同時舉行,致年輕人無法懂得古昔民俗,實為可歎又可惜。凡是鹿港人,誰都會念出「鹿港普渡謠],而謠內地名均往昔稱號,部份角頭地名現已將近消失。筆者因出生在民國初年,只修日文教育,有關中國文是在本省光復後勉強從讀四書、古文而學得,是故才疏學淺恐無法表達清楚之處,亟請指正是盼。茲將七月普渡謠、區域和能記取的簡要文史資料略述如下:

回選單

回選單

初一放水燈

七月初一放水燈  人郊大燈行頭前

巡繞角頭到海邊  點火放海招水靈

往昔從初一起進入普渡期,地藏王廟卯時天亮就開啟廟前一向終年關閉之北門,這項儀式稱為打開鬼門關,將眾鬼魂放出覓食。泉郊為首的八郊(郊是商業公會之稱,比較有名的八郊即為泉、廈、散、布、染、糖、油、南),各郊大燈各由紅色甲吹(樂器)引導,郊首(爐主)各捧水燈,遊行各街角落,最後行至大崁頭(舊大碼頭即現文開國校西)。水燈點火放入港內海水中,水燈順港溝流出外海招水魂,此儀式俗稱放水燈。寺廟庵觀就豎起燈篙,其篙則用整枝竹帶葉,燈掛在頂端。每到傍晚,將燈放下添燈油,再用轆轤繩將燈吊舉到上方,入夜燈光就點耀大埕,至於百姓人家以「燈嵩笠」掛在自己家戶的前簷下,亦每晚點燈火以便照明街路。

  地藏王廟內一大早就有人們挑三牲五味碗等供品,加一個水藏放在廟前的地藏王塚上(早年的公墓、目前已外移)祭拜,是一種簡單「牽藏」儀式。一般家庭在家中,下晡日落前)各在家戶門口排出一張桌子,用五味碗、小牲禮來拜好兄弟,每碗菜米銀紙金各插上線香,表示奉敬之誠意。另添更衣白錢,更衣印有衣服鞋、婦人化菪峔耤B白錢()表示紙幣,供好兄弟用。

  地藏王廟的大埕上,有來自各方的大戲(包括有亂談、九甲、四平等戲班)、及布袋戲,現場免費演戲,供各角頭人士欣賞,順便接洽各角頭接著要普渡之戲路。入夜,地藏王廟本身設有大水藏數支,請道士誦經作法事,讓有水難家眷前來牽藏以拔救水鬼儀式。另外有牽血藏,是為因生產不幸而死的婦人,超渡祈求免浸在陰間血池。

回選單

回選單

初二普王宮

初二王宮輪廈郊  普擅設在大港口

行鋪船戶盡力拼  祭品爭奇誰較贊

        王宮即現為老人會館,在清朝是廈郊(八郊之一)會館,內奉祀蘇府王爺,廟名萬春宮,傳說王爺鎮坐在古井上面,王爺座騎的馬(用紙所糊成),常現形奔到鹿港溝對岸的「烏魚寮埔」地區覓食,農民不堪其擾,大家追趕時,有人用土泥丸拋黏在馬尻,馬奔過港溝突然就不見,農民不信,通查各地也尋不到馬的蹤影,一到萬春宮王爺廟,始發現廟內王爺馬之臀部黏有未乾土泥丸,始知王爺馬到麥田覓食,從此以後,蘇王爺之威靈更為顯赫。

        日據時期鹿港的港口因濁水溪氾濫遭泥沙淤塞,來往廈門、蚶江船隻日漸衰退,商況趨微甚至無船進港,由當時廈郊管理人陳懷澄、陳藻雲等將萬春宮蘇府王爺廟獻給鹿港街役場(鎮公所)改建為公會堂,其沿革刻有木碑掛於公會堂牆壁。為改建公會堂,乃將蘇府王爺神像等廟物遷於竹篾街(現改名為德興街)鳳山寺聖王廟,迄今仍奉祀在該廟左側,鑄有萬春宮之古鐘則移至文祠。

普渡範圍除王宮附近以外,草仔市聖媽(有應公廟)附近亦同日舉行普渡。     

 

回選單

初三米市街

初三輪著米市街  排設木糧有較最

粟倉粟埕同齊來  演戲請客分龜棵

        自六路頭向南至衫行街接界稱為米市街,東側為十六間粟倉,西側到大將爺塚(早年公墓)為粟埕(曬穀埕),顧名思義作米生意的一條街。初一放水燈係通港舉行,初二普王宮則「廟普」,初三米市街算來「民普」第一天,因而角頭家家戶戶均全力以赴,當然盛況非常,成為而後「民普」的借鏡。

簡釋六路頭:大路頭係稱鹿港第一公有市場前面一條街之名稱。即由車路口(中山路至市場)如玉茂滔先生柑仔店(益豐行.四義居)前街路,後車路南起點,瓷仔街又稱豬仔市即現大明路,車埕巷(玉渠官前街路)、米市街,金盛巷共六條路巷集中點而稱六路頭。

 

回選單

初四文武廟

初四專普文武廟  士紳八郊事前謀

搭棚演戲頗鬧熱  願意開錢頭無搖

        文武廟在街尾(新興街)後面,左擁土城,面向大肚山,右遠眺定軍山(八卦山),鹿港溝環於腰,乃山明水秀勝地。廟分文祠、武廟、文開書院,三間並肩,因而稱為文武廟。文祠建於嘉慶十一年(1806),接著武廟建於嘉慶十七年,是時鹿港文風鼎盛,道光四年(1824)建立書院,薰育鹿港士子,成為台灣文化鹿港期的主要因素之一。廟地廣達兩甲,文祠前方泮池乙處,池中種植荷花,入夏荷花盛開是另一好景緻。據先輩耆老言傳,往昔由書院出身中舉者,歸鄉時,在泮池上臨時搭蓋木橋,新中舉人由前方步上泮橋,先進文祠,祭拜至聖先師,旋至書院,拜祭文昌公(朱熹),這項活動一來表示敬崇之意,二來賞實求學之果,三來可為晚輩典範,極有意義。但自甲午戰事(1894)後,本島割讓,士子無法再參加科舉考試獲甲第之榮耀,因而中廢到今,實可惜矣。

        文昌帝(朱夫子)系士子崇仰,文衡聖帝(關帝)即商界護神,當普度來臨前,八郊商戶為首,準備舉行盛大典節,八郊是各種商業同業公會,所以無須考慮經費,聲勢自奪人也。一般關帝爺普稱「關公」,而在文武廟特別稱「關夫子」、「武帝」、「文衡聖帝」等數種尊稱,究其原因,關帝成神後,由儒、道、釋三教共有奉祀,釋稱「伽藍護法」,與「韋陀護法」為觀世音菩薩左右護法;道謂「關帝爺」、「伏魔大帝」、「帝君爺」;而儒奉為「文衡聖帝」。

        文開書院係鹿港學士們搖籃,由本書院輩出進士、舉人、秀才不計其數。每逢農曆上元節,早上將書院的聖帝,由秀才們扛出逛街到中午,在新祖宮休息,下午輪由童生扛回書院,成為文人扛轎,其意義不外乎已中舉先輩先行先出,讓童生傚例以便早日中舉揚眉吐氣,有科舉薪火相傳之意義。

回選單

回選單

初五城隍宮

初五城隍菜市頭,廟後無普是宮後

城隍專司陰陽界,誠心祈禱蔭咱豆

        城隍廟位在菜市頭與崎仔腳分界線,廟前廣埕昔稱「飫鬼埕」,日據末期改為第二市場,現建有第二公有市場。廟後為宮後、大圍、車路墘夫人媽宮。「潯海施」居宮後,「陳埭丁」居大圍,宮後與正良塚(第二公墓)之間。早年為運搬鹽埕所生產之鹽,闢有一大道,鋪輕便車軌(小型鐵軌),因而稱車路墘,或俗稱「陸軍大路」。

          城隍廟(鰲亭宮)原來二進,民國廿三年鹿港街市區改正(拓寬街道),臨大街照亭(山門)被拆除,縮後變成現形,前殿主神為「贊侯」城隍爺,配有文武判官、六神、吏皂(捕頭官)外,左右兩牆奉祀廿四司。此廿四司是每逢信者要請城隍爺到宅鎮座,當城隍爺無法前往時就派出廿四司內一位代替城隍爺。多年來因奉請去鎮宅的信士,缺公德心未送還,以致廿四司到今未全部歸座。

        二十年前,廟內六神中三尊被竊走,經請董事會派員南北等地找不到,最後在高雄市某古董店尋覓奉請回廟。除該廟三尊外尚有千里眼、順風耳兩尊(乃媽祖神前副將)。三尊中一尊「七爺」,俗稱「矮仔爺」,因祂右手高舉籤牌,左手拿鐵鍊,在鹿港稱為「板牌爺」即為「范無救」。

        古昔街內如有人家遇竊盜而查獲無著時,就前來城隍廟恭請「板牌爺」到宅前,在露天設拜桌奉祀,每日燒香祈速破案,而歷次都能神威顯赫,順利找回損失財物。十多年前新竹科學園區宏砦q子公司一夜間紛失價值新台幣四干餘萬元電子配件,憲警查無線索,該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施振榮先生母親係一篤信佛教徒,誠懇向鹿港龍山寺、天后宮、城隍廟行香,奉迎城隍廟「板牌爺」至新竹科學園區該公司辦公室鎮座,祈禱早日破案,擲筊核示七日內可破案。眾信啞口,因警方努力尚無頭緒,那能一星期內可破?但神靈顯赫,使人不可不相信,至第五天,七爺指點要回鹿港,第六天該公司順神意恭送回鹿港,奇哉!第七天警方宣布破案,城隍廟的盛名一時傳播到台灣全島。施先生感謝神恩向上述三間廟宇各刻有金匾二面奉獻為誌。

回選單

回選單

初六土城

初六土城在廈角  古早水師營盤豆

改為剖柴又竹寮  雖然地窄人情厚

        土城位在板店街東南,與頂街尾后面銜接,後背龍山寺而前向卦山,四周河濠環繞,南隔一池塘與文武廟相對。鹿港清初水師營位在泉州街薛王爺廟附近,因清乾隆六十年陳周全之變,營長曾大老戰亡,營地破壞而暫遷至土城。本島淪陷,日本政府在和美中寮建立新高製糖會社,土城改為新高製糖會社鹿港車站,新高製糖會社和其他製糖單位合併為大日本製糖,該地仍為鹿港火車站,因而附近被稱為[火車頭](火車站之台語)。軌道北面廣場就成剖柴、編竹、火炭集貨場,逢普度時火車頭附近人民及在車頭從事工作的人,無論柴寮、竹寮乃至火車頭任職工人,米穀商等人均在此普渡。

 

回選單

初七七娘生

初七七娘各家庭  十六脫貫謝神明

糖粿油飯不能無  娘亭留角拋厝頂

        七娘俗稱七娘媽,又稱七夫人媽,係天上神仙。七娘媽即小孩的守護神,家家戶戶事前準備七娘媽亭(以竹為幹,縛成亭型,再用彩紙黏貼,近來亦有用厚紙折合)。當天下午將八仙桌排在簷口,胭脂、掽粉、紅絲、糖粿(以糯米做成團圓狀,再用手尖在中間壓一個凹,煮熟后加桂花露。)、芙蓉、圓仔花、萬壽菊、油飯、五牲或三牲、五味碗、龍眼、四果(香蕉、鳳梨或梨、柑橘、其他水果,而四果含有「招來吉果」之意,以取好彩頭)

        七娘媽係天上神祇,平常家庭無奉祀,點香在簷口呼請前來享受,因此又稱「簷口媽」。供桌邊準備小三牲、油飯,點香到寢房呼請「床母」,前往供桌用餐。除準備金銀紙以外需再加添「床母襖」(一種印有衣服、頭梳、鏡等黃鼓仔紙),供床母使用。拜了有個時辰,經擲杯報告七娘媽後,在簷口焚化金銀紙、胭脂、掽粉、紅絲等物及七娘媽亭;有在五月節用五色線給小孩帶的絲線亦同時燒化,俗稱「脫貫」。而家中適逢有十六歲孩子,則需特別糊大座七娘媽亭,並準備粿粽,分發諸親友表示孩子已成年。

       七夕又稱乞巧節,古諺牛郎織女兩星一年一度相逢日,入夜在月光下陳設几桌,排糕餅、文旦等拜月娘。未出嫁姑娘在微微月光下,穿針引線,如果順利穿過即表示該姑娘很聰明,將來精通針織、刺繡等女紅。

回選單

回選單

初八新宮邊

初八輪著新宮邊  主普當然益源施

範圍包括新宮口  官衙大老著來跪

        新宮正名天后宮,清朝乾隆五十一年,林爽文之變,朝廷派福康安渡台征剿,水師到鹿港外海,因吹有烈風,船舶無法靠岸,福康安祈求海神媽祖保佑,果然一時風靜浪平,一日之間十萬大軍順利上岸,從而征服林匪。凱旋回朝,奏請皇上,表達媽祖庇佑順利剿平之神恩。皇心大喜,因而特撥國帑興建這座媽祖廟。而在鹿港已有天后宮媽祖廟,因此民間將原有天后宮稱為舊宮,新建稱為新宮以資區別。

        在台灣這是第一座國帑敕建,所以每逢朔望,衙門大老及土城大老均來參香,新祖宮在清朝時只准官員參拜,一般街民即需在舊宮參拜。

        甲午戰爭,本島被日本佔據,新祖宮失於修繕而傾廢,迨至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台灣光復後,政府發行愛國獎券,街內有一木匠,向新宮媽祈求神籤,希望能中第一特獎,但不幸落空,遷怒媽祖失靈,要用鐵鋸毀損神像,還好在剛用鋸時就被人發現,神像僅些微受損,信徒們為此發動募捐,大修廟宇及神像,新宮媽祖從此再形成為今天廟貌。

        新祖宮因屬皇帝敕建,所以配祀的千里眼、順風耳兩尊神像,戴官帽、穿官鞋、著官服在本省其他媽租宮是無法看到的國寶級神像。

回選單

回選單

初九興化宮口

初九著普興化宮  就是開台媽祖宮

轄有草市魚池邊  興化縣人最健強

        興化宮正名為興安宮,除澎湖媽祖宮外,是台灣本島的開基媽祖宮之一,是大陸福建興化府人士來台聚居鹿港捐資興建,希望興化人海上平安而訂名為興安宮。依據廟內牆壁石碑記載,該廟擁有大街(中山路)三間店鋪,廟側一間及大路頭北端豬仔市三棚店土地及房屋,廟產可稱豐富,惜因興化人管理失當,致使廟宇荒廢至今,光復後附近人們共同奉祀中壇元帥,降壇救世維持現況。

        最近政府鑑於該廟具有歷史古蹟價值,政府指定為三級古蹟,規劃整修,俟修完後可增加鹿港古蹟一處。

 

初十港底

回選單

初十港底衙門前  頂中尾厝連崁頂

十八竹寮頗鼎盛  朱王鎮座普光明

        港底在廈菜園與地藏王廟中間聚落,由頂厝、中厝、尾厝及崁頂四部之總稱。如其名所表示,是鹿仔港之最內面的船錨地。清乾嘉年間為鹿港最繁盛時期,港底擁有十八家竹寮(竹材行),五家米穀商,可回想港底地區狀況。尾厝南海邊為「大學(音ㄏ丫ˋ)掘」(大糞池之意),古昔市區重要巷街均有「學仔」(專供男人使用廁所),由學仔收集來的大糞放在尾厝「大學掘」,供應種田人而來購買作為農田使用的機肥。

        崁頂原來一座祖師廟不幸咸豐元年日(1851)一次大水(濁水溪氾濫)而廟宇沖失,所奉祀的祖師爺被人救起,改奉祀於福興鄉外埔庄。祖師爺每次出巡所用神轎係藤製,其形體與文祠的聖旨亭同樣。

        中厝一座齋堂名為「莊德齋堂」,係鹿港歷史悠久之齋堂,台灣割讓日本,龍山寺亦由日僧佔據,將寺內所有佛像搬放在龍山寺中埕.經草仔市齋堂林普海(俗名豆油海)先生率眾將龍山寺佛像奉迎港底齋堂,直至與日本政府理論後奉回龍山寺後殿,港底齋堂當年成為鹿港街佛教殿堂。

        三光()佛共三尊,據傳係十八家竹寮行共同奉拜之神,因咸豐水災,港口淤塞,竹材行關門大吉,以致無人奉祀,現尚奉在中厝黃成發(黃炎興之父)宅,供眾參拜。港底另奉一尊朱王爺(朱熹公),神像是無鬚,與尾厝朱府王爺(有鬚)有別,朱熹公九月十五日,朱王爺(尾厝)九月十六日聖誕日。

回選單

回選單

十一菜園

十一菜園分頂廈  三曹五快在此裡

欲比豬公評大隻  過港人客尚介最

        菜園位在大將爺塚西,鹿港國小(清朝為台灣府鹿港分府俗稱衙門)西南,東南與港底為鄰,分成頂廈菜園二部落,頂菜園以順義宮,廈菜園以紫極殿為其信仰中心,古昔三曹(有時稱為三快)在順義宮側,五快(第五捕快)在廈菜園。頂菜園順義宮主神順府王爺,配祀玄天上帝,廈菜園紫極殿主神北極大帝(玄天上帝)配祀黃府王爺,住民黃氏居多,俗語有稱「菜園豬,街尾戲」,來表示菜園農民居多,養豬為其家庭副業,每逢普渡,家家戶戶宰殺豬隻奉敬普渡公,成為菜園普渡特色。

        菜園人耕作田佃全在過鹿港溝南的福興庄,當然福興一帶人民被邀請來吃普渡宴的就多。田佃收成為稻谷、花生等等,因而發展有相關行業,其中米穀商就有「黃慶源」、「黃德和」為首;製油廠為「七柱內」為頭。俗語一句:「過菜園街,如無聽著銀聲就會衰」,可以表示地方富裕之情。

 

回選單

十二龍山寺

十二輪來龍山寺  寺內主普附近隨

寺口金門當然是  場所廣闊難比擬

        明末崇禎年間,據說泉州府一苦行僧名肇善,奉一尊石彫觀音,搭船欲往南海普陀山,中途遇颱風,漂流到鹿仔港,因此離船上陸,在港口附近,建一草寮獨身修行,直至永曆七年在暗街仔與低厝仔交接界處,改建較成樣的佛堂。後來信眾日增,原有佛堂已感容不下去,由都閫府陳邦光主倡,鹿港八郊,地方士紳響應,林日茂行林品頭鼎力捐輸遷建於現址,占地一八OO餘坪,時為清乾隆丙午年(五一年),有王蘭佩撰石碑在北廊牆壁。道光十年乃鹿港全盛時期,由泉郊主倡大修廟宇:咸豐二年增建拜亭,於是廟貌始全。

        光緒年間又大整修,奈在馬關條約訂成;台島為日佔據,本寺亦被日人侵入,改為西本願寺分寺,正殿奉祀東方阿彌陀佛,將本寺原來諸佛像拋棄中庭,幸地方士紳與日爭取而將諸佛遷奉於後殿。不幸民國十年秋一夜無情火災,將龍山寺原有石彫觀音、十八羅漢(除伏虎)等被毀一空,唐代銅鑄觀音落地打折佛帽、靠山右方缺失、坐墊足部不整等等,無奈將諸神暫奉北廊,延聘大陸師彫佛像整補,至民國廿七年后殿重建完成,再搬進后殿。

        民國三十四年本島光復,日人撤離,將原奉祀在後殿觀音佛祖、十八尊者、龍王尊神、境主公、註生娘娘等諸佛像迎請安座於正殿,東方阿彌陀佛像遷回後殿中央,另雕刻藥師佛及地藏王菩薩在左右,始形成現在狀態。

        民國五十一年五門大整修,民國六十三年起重建南北兩廊;民國七十二年,政府為維護中華文化,龍山寺被指定為國家一級古蹟,全盤規劃,初步設計,整修經費高達新台幣三千二百餘萬元之鉅,由中央、省及縣府三對等方式籌備,列入政府預算,至民國七十五年開始興工,預定八百工作天整理,俟整修完成,可吸收更多國內外觀光客前來觀光。(:民國七十九年申報完工,但在八十三年才全部完成驗收)

        在民國七十五年十一月十、十一日重修時,由廚房地基掘出二基墓石,一為「龍山寺開山純真璞公和尚塔」,一為「龍山寺善圓滿公禪師墓」,均高七二公分、寬四二公分;由此始知發現開山和尚名儀與原傳「開山肇善」似有出入,尚待查考。

        原此二位基係埋葬在菜園過港黃義興園(目前沿海路員大排水的水閘門南邊),逢遇員林大排水溝開闢,拾骸與另一位湛明德公禪師(可能第四代)合葬鹿港正義塚(第一公墓)

        另在翻修正殿中樑時發現中脊附近有五片瓦片,列有「泉城阮協興號」字樣尺瓦,由監工提交彰化縣政府,現由縣政府民政局保管中。。

回選單

回選單

十三衙門

十三衙門近港底  東邊比鄰竹篾街

馬路衙口正在內  金盛巷內大老宅

        衙門係相當於憲兵署,即台灣府鹿港分府北路理番官衙,就是現在鹿港國民小學,前為馬路,后則大眾爺塚,左與竹篾街(德興街)為界,右接菜園,越過馬路龍山寺前魚池為港底,另在金盛巷(彰化銀行鹿港分行后對面)有一間大厝,係衙門大老(北路理番府)官宅,所以金盛巷亦在本日普渡(因此在普渡歌中有些人說「十三金盛巷」)。金盛巷街路處處屈曲,俗稱「九曲巷」,意樓、石敢當碑、十宜樓均在巷內,古式建築物林立,實堪一遊之處也。

        由泉州府二十四都的「龜湖」來台人群,仍延續故鄉的風俗,在十三日舉行大普,龜湖管轄十二個鄉村(最小的鄉村就附屬於鄰近的較大村莊,例如桃源則附屬后按,按照十二生肖的次序輪值擔主普,俗稱十三年大普。輪值的鄉鎮次序當作歌謠來念:「塘頭鼠」、「亭下牛」、「塘邊虎」、「蘇厝兔」、「后宅龍」、「埔仔蛇」、「洪窟馬」、「塘後羊」、「后按猴」、「山仔雞」、「鰲頭狗」、「後頭豬」:這就是鼠年由塘頭村(王姓)作東主,次年亭下陳姓為東主,以下按地支年類推輪普。  因龜湖來鹿港的不多,以找所記憶則塘頭鼠、亭下牛、塘邊虎(蔡性)、埔仔蛇、泉州街黃姓,洪堀馬係洪堀寮洪姓,后按猴則菜園黃姓,其他則因少數或無就不聞,不過擔當年即宰豬、羊全隻或半隻來表示,但自從實施十五中元統一普渡以來,已就很難再有舉行大普了。

 

回選單

十四飫鬼埕

十四普著飫鬼埕  抗日義士十二名

城廟拖出就地決  凜烈壯志傳名鋒

        飫鬼埕在七月初五日欄已有提起,在菜市頭與崎仔腳中間,北向城隍廟宮,現是一個廣場,西北角有幾粒隆起墓坵,用石灰抹成如饅頭形,據先輩所傳,日軍侵台到處找匪徒,見有十幾名逃入城隍廟內,日軍進入城隍廟逐一審問,因不得要領,認為一夥兒非土匪即抗日份子,就拖出在飫鬼埕就地槍決,屍體掘穴埋葬。所稱十二公就是現在崙仔頂 王恩大哥廟(幅靈宮)邊另有小廟奉祀,原地就被稱為飫鬼埕。

        該地成為崎仔腳民小集市,每年除夕就有公益人士聘請大戲在該埕演劇到元旦天明,俗稱「避債戲」,依傳統古例在觀賞廟戲時債權人不得向債務人開口討債,仍早年特有的一種慈善行動。過了除夕就是新年,依慣例新年(新正年頭)不可以登門討債,無形中欠債的人可再有一段緩衝期。

 

回選單

十五舊宮(舊祖宮)

十五舊宮要大普  八郊當然要來鋪

大雞大鴨勿免講  法師坐座水陸普

        七月十五日為地官大帝誕生日俗稱中元。是日八郊前來普渡外,邀請道士作法會,晚間在外埕搭棚大施餓鬼(化食,變食)。因據傳說無依亡魂為數不少,恐所備祭品不夠,"專請法師來化()食,將一化十、十化百、百化千、千化萬至萬萬,給招來亡魂個個得到享受餐食,俗稱「慶讚中元」(普照蔭光)

        舊租宮(天后宮)創建於明朝永曆初,因廟宇過狹,由八堡圳創辦人施長齡捐獻自有土地,經街眾募捐建二進式木造媽祖宮,前有宮牆、三門、中庭、正殿、丹墀、天公殿。正殿主神為湄洲天后宮六尊鎮殿媽之一尊,俗稱「湄洲媽」。清朝時前往湄洲進香,而湄洲天后宮廟祝認定是正湄洲媽鎮殿媽之一,決定留下不放回,當時八郊之一的泉郊林日茂行老闆林品頭,趕往湄洲與廟祝理論,主張有鹿港媽來進香而無媽祖回鑾不成體統,最後捐一筆巨款始原尊媽祖奉回鹿港。

        民國十三年時之管理人施性瑟組隊擬前往湄洲進香,鑒於過去險被留存教訓,專請大陸彫刻師來鹿,仿正湄洲媽一模一樣,彫成為「聖大媽」,而後前往湄洲進香。祖廟知道鹿港媽正是由祖廟出祖,故特將該廟大張「媽祖黃紙神像(木板)」及「鎮宮印璽」贈給施性瑟先生奉回鹿港,為鹿港天后宮寺寶,現保存寺中。

        鹿港舊租宮由八郊每年輪番為大檀越外,民間奉祀大約如下:施姓奉祀大媽,黃姓奉祀二媽(正湄洲媽),許姓奉祀三媽,敢郊奉祀四媽,日用什貨商奉祀五媽,陳姓奉祀六媽,各媽爐下各組有轎班。舊宮媽祖廟地係由八堡圳創始者施長齡捐獻,是故大媽爐下係宮後、後寮仔潯海施姓佔大多數。二媽在泉州街建立一間二媽會館(曾改為安安幼稚園),爐下即泉州街、菜園、東石等黃姓。三媽由許進士肇清的牛墟頭為首,許厝埔十二庄及麥嶼厝許姓為其爐下。四媽、五媽由其所屬商業團體為爐下。六媽為慶昌陳堯為主柱,所有陳姓為其爐下。舊宮媽祖每年三月初一、初二兩天出巡遶境轄內,第一天外境,第二天內境,北頭蘇府大王爺為護駕,行列順序如下:

  一、路關牌(記載路程順序表)

  二、大鼓吹陣

  三、八郊大燈各一對(八郊即為泉、廈、敢、布、染、糖、油、南各郊)

  四、各角落神明旗幟、鑼鼓、神轎。

  五、護駕(又稱陪駕、副駕)、旗幟、班勇、班頭、鑼鼓、神轎。

  六、正駕(媽祖)、旗幟、鑾駕、宮娥、香擔、鳳輦(媽祖神輿)、日月扇、隨香善男信女殿后,行列宏大而莊嚴。

        媽祖出巡後,由街內分由頂廈角,每傍晚輪流舉行「落地掃」行列,所裝扮劇情角色係具有忠孝節義、倫理道德、勸善,偶而諷刺對方詩意藝閣,一直到媽祖生前一日,即三月廿二日晚結束,媽祖生即舉街共同盛大慶祝。以上係古時鹿港頗具盛況的一種行事。

回選單

回選單

十六東石

十六東石近網埔  前後同向均狹路

日日討海生活苦  著請王爺來保護

        東石位在鹿港大街之北端,與鄰區郭厝合稱為北頭。聚落之形成為一排一排低屋,全部向南而建築,避免冬季北風吹襲,為鹿港地區最早期的聚落區。入秋以後季節風很強烈,俗稱「九降風」,為避免九降風形成,一切房屋向南而低矮以防風災。最北黃姓,中段郭姓,與後寮仔隔界,南段由楊姓居住;居民大多數為漁民,從事近海漁業,比如大乾、罩腳、養蚵等等什海,而後機械文化發達,竹筏加裝馬達,始可延長近海魚獵,每年冬至前后就是一年一度的「信魚」(烏魚)捕獲時期,家家戶戶收入豐,是「嘴笑目笑」好日期。

 

回選單

十七郭厝

十七郭厝後寮頂  聖王清真鎮是境

戊戌水災清真傾  聖王就遷往南平

       郭厝靠近東石東側,民屋建築與東石同樣一律向南建造,居住者多數為郭姓因而聚落得名為郭厝。北側陳、莊二姓,南為吳、施姓居住。

保安宮奉祀郭聖王(廣澤尊王),根據老一輩人傳說,郭聖王廟截至現址已是第四次遷廟。最初廟址在東北角靠近海灘,(郭厝東石北方均為海)在李王爺池邊,因戊戌水災遷南三節巷,在樂觀園北魚池邊,第三次在現址過巷道之東邊第二間,而後遷建於郭厝巷73號與忠義廟相鄰。(民國九十一年配合道路拓寬。又遷建並完成安座在現址)

第一次廟地與清真寺相鄰,共同使用一個古井,井上塔亭用古式轆轤為取水用具,因遭大水災二廟全倒,郭聖王就南遷,而清真寺從此無重建。郭姓部份逢家有喪事均不用豬肉,傳言是回教後代,此地方古昔屬於回教信徒聚居地也。

 

回選單

十八營盤地

十八著普營盤地  清朝水師駐鎮這

雖然住民無幾戶  心誠竟讚來普渡

營盤地即現永安宮(薛王爺宮)為中心一帶,右前方為船仔頭,中間是一個深入陸地的海灘,台灣府鹿港分府水師營士兵駐鎮此地。  清乾隆六十年間陳周全之變,兵侵鹿港,營地被摧毀,而後遷至板店街東邊俗稱「土城」為水師營地。  一般寺廟所奉祀神像服式概為明朝衣冠,獨永安宮內另奉祀一尊「曾大老」穿著前補後補的清朝服裝,可能在台灣難找出第二尊清朝衣冠神像。曾大老係這水師營營長,位為百總之職.因土匪侵犯,作戰時陣歿。地方人民感其英烈而彫像奉祀。

 

回選單

十九杉行街

十九排著杉行街  地區長而街路狹

燈篙笠頂五彩花  宴客無輸別條街

杉行街在米市街與龍山寺中間一條街市,路寬與五福街同,約有十二尺寬。往昔因杉材行林立而得名,街內有幾間糊紙店,平時專攻紙糊大厝及花鳥人物,所以對燈嵩笠特別獨出心裁,裱糊得五花八門美麗可觀,極其獨特,這地區普渡會吸引很多人而來觀賞紙糊藝術。

 普渡範圍包括竹篦街(現德興街),草厝仔,草仔市(麵線間)一帶。

 

回選單

二十後寮仔

二十當著是後寮  頂黏北頭西三條

李王爺是角頭神  致力施普像作蘸

後寮仔是舊宮北,郭厝東石南的部落,西為船仔頭。現玉順里復興路,後寮巷皆屬之。日據時代,曝海水出鹽,而生產之鹽須運到台糖小火車站,用鐵道運往台南安平精裝,為此特別開闢一條輕便車路,由後寮仔經過宮後、崙仔頂至土城口,再裝上火車運走。

 

回選單

廿一後車路

廿一算來後車路  福順後面暗街路

擁有藝妲來助興  夜夜公子來航護

後車路在碼頭區與福興、順興兩區(係指長興、泰興、和興、福興、順興等五福街的福興、順興兩街區)之中央的巷道。南自六路頭(第一公有市場邊)起向北直至雷公埕(原消防隊現一銀鹿港分行)中間穿過三山國王廟埕之山門。

碼頭區則指暗街仔、低厝仔、瑤林街、九間厝、捕頭街,全長約四百公尺,路寬十至十二台尺,處處曲折,顯出鹿港街衢故有建築方式。後車路北端接雷公埕處現尚存隘門,門楣上寫「門迎後車」,是為後車路之標示。雷公埕原為馬芝堡鹿港區長辦公處,民國九年台灣自治制度實施,統轄鹿港、頂厝、頂番三區為鹿港街。而後人員增加不敷使用,遷至崎仔腳建房舍辦公(光復後改為衛生所,現在為復華銀行)。雷公埕當時改為俱樂部,後改為消防隊廳舍,民國七十年出售,現為第一銀行鹿港分行行舍。

後車路一帶夾在碼頭區與五福街商業區之間,成為娛樂場所,過去很多藝妲間集中區,以致後車路成為文人夜夜相聚地區,現在酒家、藝妲間根絕給人改其觀點矣。

 

回選單

廿三船仔頭

廿三著普船仔頭  燈樓對岸日茂豆

處在海口地較窄  要錢船戶來參鬧

船仔頭在北頭土地公宮后面一帶,早年靠近海岸,是船隻入港靠岸集中區。旁邊有一座燈樓,夜間燈樓上的燈光可讓船隻入港有目標,因此這地區又俗稱燈樓腳,現屬玉順里三條巷一帶。            

 南邊則為泉州街,林日茂行就是讓地鼎鼎有名行口,中間有一處牛塭屈(現在是天后宮香客大樓)。由此而觀,早年海灘是直伸至舊祖宮廣埕前,而後因濁水溪氾濫,港區被淤積變成目前情況,船隻無法靠岸,地方就從此陸續衰退,目前在鹿港重現風華情況下,已出現復甦景象。

 

回選單

廿三街尾

廿三街尾在南廈  頂廈共有三節街

楊公橋畔好賞月  可誇演戲通港多

街尾在土城西南角,分為頂、中、廈三節街,頂街自土城角至青雲亭,中街自青雲亭至街尾經舊福興公所一條道,廈街尾即向南直至往義塚(現在的第一公墓)一節街。另有竹圍仔也在今天普渡。

 街尾全條街在日據時代是鹿港木器業集中區,質量均佳,全島欲買鹿港家具、神明桌一定要到本街選購。

 下街尾末端有楊公橋,正名為利濟橋,因楊桂森任彰化知縣時,捐俸提倡建而得名,「楊橋踏月」為鹿港八景之一。每年普渡時街尾內店鋪二、三間就合請乙台戲來慶讚中元。數量當然多。鹿港有一句「菜園豬、街尾戲」來表示菜園豬隻多,而街尾演戲之數目是其他角頭無法與之相比的。

 

回選單

廿四宮後

廿四宮後車路墘  前城隍後義塚邊

居民算來施姓多  亦有大圍同日普

所稱宮後即舊祖宮後之義,嚴格來講,包括施姓居多的夫人媽宮,丁姓佔多的大圍,及車路墘三部落,除大圍丁姓外,潯海施住民為大多數。

因為北鄰正良義塚(崙仔頂塚,現在是運動場一帶),因此無法伸展擴大。境內擁有富美宮(蕭相國廟)、臨水宮(陳靖姑廟)、臨濟宮(迦藍公廟)外,最近由世界施姓總會及彰化縣施姓宗親會合建「臨濮堂」施姓宗祠頗具富麗堂皇。日據時期日人小學(是由一部分義塚闢建)亦在本區,日人撤退後改為住宅及駐軍營地,營地現在則建了一座老人安養中心。

 

回選單

廿五許厝埔

廿五當普許厝埔  十二庄內許姓多

西邊遠接安平鎮  誠意不輸街內普

 包括鹿港大街東北方的脫褲庄(舊港巷)、港后、烏標庄、頂厝、碑腳、林投圍、東勢寮、橋頭合稱為許厝埔;多是農戶佔多數,有些村莊幾乎全是農戶。鹿港有一句俚諺「輸入不輸陣,輸陣歹看面」﹐逢普渡日它們也極力鋪張﹐再一句俚語諺「農村驚抓不驚食」,不管認識或不認者,只要到庄內行走就會 被請到家內招待用餐,頗為熱情。

 十二庄內尚有白沙屯、頭前厝、田寮、下番婆等四庄;許姓以外尚有雜姓,但其普渡日在廿九日或三十日(通港普)佔多數。

 

回選單

廿六牛墟頭

廿六來到牛墟頭  東門土地鎮阮豆

橫街接到田仔墘  又包崙子公館後

 由現在中山路、民族路的十字路口向東,即橫街仔起到土地公宮(原名景福宮,今改為景靈宮;由蘇府三王爺為主神,而土地公及土地婆變為配祀)、田仔墘(今天喜市場)、公館後(楊厝公館后,今為民俗文物館)統稱牛墟頭,是古昔牛墟所在地。牛墟邊原有牛塭崛給牛隻泡水用,而後變成魚池,現在則填土改建成天喜市場。普渡範圍也包括頂廈崙子頂,區域內除農戶以外,屠商亦不少。區內的「東華堂」係鹿港唯一武進士許肇清的公館,也是許姓宗祠。

 

回選單

廿七安平鎮

廿七說來安平鎮  石夏五福也作伙

土城起到車路口  車埕亦是來罩陣

 安平鎮是古昔鹿港通往彰化城必經之地,板店街與五福街界之間的一條巷道稱為石廈街。從大街進入安平鎮,經鹿門莊,橋頭、頭前厝、田寮、下番婆再經過崎溝仔直至彰化縣城。

 普渡區域除安平鎮、石廈街之外,板店街、五福街中之長興、泰興、和興街,隔金盛巷的車埕均同日普渡。

 俗語一句:「好柴不流過安平鎮」,由此可看出古昔舊鹿港(俗稱舊港),港后朔流至安平鎮,而在原屠場通往碑腳有一座「隱居橋」(橋面彎度較大因類似駝背而以俗話取稱),附近通稱大港溝,現已無其影跡矣。

 

回選單

廿八泊仔寮

廿八乃為泊仔寮  位佔文開學校邊

古早臨在海灘前  天天海產兔驚餓

  泊仔寮是在新祖宮前面,地名來源有二說,一為因海灘盛產箔仔(一種蟹類);二為竹筏等集中宿泊的地區,誰是誰非尚須待進一步考證。

  普渡區域包括文開國小側面、打粽埕、暗街仔、低厝仔也在內。似乎海灘集中區都同一日時舉行普度。

 

回選單

廿九泉州街

廿九輪著泉州街  街分前後合海尾

主壇設在二媽會  日茂居首行郊多

泉州街以林日茂行為中心,街分前街、后街,古昔是港口尖端。日據時代被稱為「大崁頭」,就在海尾莊前方,港口地帶是從大崁頭、泊仔寮、普庵公宮口、真如殿前、潤澤宮前彎出聖神廟,左彎入鹿港溝直至港底,大多為鹿仔港碼頭,全長約二公里左右。

本區黃姓居多,二媽會館就在集英宮(北極大帝廟)前面,曾改設安安幼稚園。本區除林日茂行頗富名氣外,尚有黃進士玉書住在后街。自從濁水溪氾濫港口淤塞,碼頭遷改往沖西港以後,地方一直衰退,盛況不如古昔。                    有部分人士稱「廿九通港普」,查其原因,農曆七月有大小月,如逢小月就無三十日,通港普一般就選定在廿九日。埔頭、九間厝、瑤林街、車圍即在這一天日舉行普渡。

 

回選單

三十通港普

三十月底通港普  無論大街或后埔

大雞小品敬諸方  傍晚要來倒燈篙

七月普渡期於月底結束,初一寺廟所豎燈窩,各戶所懸掛路燈篙要在本日拜拜後撤除。每戶下午在各家門口敬備五味碗、牲禮敬奉各路好兄弟,燒金紙之後將燈篙撤下來,表示普渡結束。如逢七月小月即在廿九日舉行。

大將廟(威靈宮)是日舉行大法會,俗稱收庵,就將七月初一由地藏王廟放出來的鬼魂,經過一個月到各處享受供應,由大將爺來收庵,送交地藏王收,要再等明年七月初一日再放出。

 

回選單

初一龜粿店

八月初一龜粿店  繁忙七月好懷念

不管有影或無影  明起便做中秋餅

  一般慣例,普渡除了牲禮(包括五牲或三牲)、看桌、花粉桌、青花桌、五味碗外,並須龜、粿、粽、摩呼粿、米粉、糖果等供奉。以致七月整整一個月,龜粿店忙得無法喘息。忙碌的七月已過,就可以稍輕鬆了。所以龜粿店在八月初一大舉普渡,一敬神,二敬人,並準備中秋餅材料,由初二起作月餅上市應中秋節。

 

回選單

初二米粉寮

八月初二米粉寮  市場商戶亦無寥

曝粉多在義塚頂  供應地區到唐山

  米粉在七月銷路和龜粿及魚肉青菜同樣忙碌,所以八月初二就由米粉寮、市場、敢仔店來舉行普渡慶讚中元。

 

回選單

初三乞食寮

八月初三乞食寮  各角普渡已無了

重蒸龜粿來治飫  打算明天何處要

乞食寮分成頂乞食寮(又稱為北乞食寮)和廈乞食寮(又稱為南乞食寮),廈乞食寮乞食頭為黃來成(可能菜園人),頂乞食寮乞食頭許憨盛(可能牛墟頭人)所擔當。長長的七月整月及八月初一、初二特殊行口普渡已完畢,乞食從今天起無法天天得到豐富餐食,甚至拿到可觀紅包;今天就將近日來得到的龜粿粽提出來重蒸,在乞食寮舉行拜拜,聊表對「好兄弟」的敬意。鹿港乞食寮原南北二寮,后來北寮因風災倒塌,就移在南寮舉行普渡。七月古民俗普渡就此結束,等明年再來。

回選單

結語

往昔每年農曆七月的普渡在鹿港是一大盛況,全民參與,而普渡日期、地點的安排,略有南北輪流的模式,似乎也是刻意分配。普渡日宴請「好兄弟」之外,也藉機會請親朋好友餐敘,在早年經濟狀況普遍欠佳的情形下,要吃頓大餐談何容易。而鹿港透過這種宗教活動,達到敦親睦鄰的目的,也是一種適當方法。

二百多年前,鹿港開始模仿福建泉州地區「輪普」的習俗,歷經延續這麼多年,或因民眾遷徙,或新社區組成,普渡日期難免有所變更,久而久之,有些和筆者提出的普渡歌謠不同,也無可厚非,相異之處還請包涵。

  鹿港古鎮有些文史工作者,有意發起恢復「輪普」的舊習,讓人們回憶早年普渡時光情景,但卻一直無法推動,並非民眾不受往昔民俗,而是受目前時空環境多種因素影響。況且民俗習慣,是經長期累積,才能形成,刻意強行推動,也難以達成。

換個方式,如能將早年的習俗經由文字記載,配合現在地理位置做較完整的記錄,讓年輕一輩體認當年的習俗意義,也是另一種歷史傳承,我僅盡個人淺見敘述一些早年鹿港普渡情事,還請各界指正。

語句中

「豆」是家的意思

「最」是多的意思

資料來源 丁玉書先生撰 憶起鹿港普渡

回選單